首頁 > 資訊 > 內地 > 正文

“綜藝的夏天”來了嗎
2019-07-01 10:26:28 來源:酸檸娛樂 作者:網絡供稿 責任編輯:李大仁  評論:0

從豆瓣7.4分飆升至8.4分,一款聚焦樂隊的國內綜藝《樂隊的夏天》正悄悄出圈。當張亞東聽完盤尼西林演唱自己多年前為樸樹所寫的《New Boy》,那段好吧,就是我們老了的感言迅速被截屏、傳播,在朋友圈刷屏。與之...
從豆瓣7.4分飆升至8.4分,一款聚焦樂隊的國內綜藝《樂隊的夏天》正悄悄“出圈”。當張亞東聽完盤尼西林演唱自己多年前為樸樹所寫的《New Boy》,那段“好吧,就是我們老了”的感言迅速被截屏、傳播,在朋友圈刷屏。與之相比,競技類“老綜藝”和偶像選秀“新綜藝”都沒能延續以往熱度——從全民爆款到多元并立,國產綜藝似乎正經歷著一場進化。
 
弱化“競爭”
 
“又是抄襲?”當國內綜藝《樂隊的夏天》與韓國《超級樂隊》“撞車”,這種慣性疑問可能還存在于部分觀眾心中。但其實《樂隊的夏天》的比賽模式和節目特色與《超級樂隊》截然不同:相比《超級樂隊》的傳播爆點是專業音樂表現,國產《樂隊的夏天》情懷的自然流露帶給觀眾的沖擊可能更大,只有中國綜藝人,才真正懂得中國觀眾想要什么。
 
韓國《超級樂隊》節目模式是將主唱、吉他、貝斯和鼓手等現代流行樂隊的各個位置展開選拔,最終勝出者有機會組成一支“超級樂隊”出道。而《樂隊的夏天》既不是《超級樂隊》模式,也不是樂隊版《我是歌手》,而是將重點放在國內新舊樂隊的魅力展示上。盡管賽制是排位賽——直接淘汰一半樂隊,一些樂隊甚至不會有二次表演機會,但當痛仰、新褲子、海龜先生、反光鏡、旅行團、鹿先森等出名的老牌樂隊,以及憑借一曲方言搖滾《莫欺少年窮》驚艷全場的九連真人等新樂隊登場,觀眾很快發現從評委到選手都在有意無意弱化“競爭”元素。節目讓“音癡”馬東作為樂迷提問,讓張亞東和高曉松作為音樂擔當為觀眾答疑解惑,既燃又好玩的綜藝氣氛,正是節目吸引觀眾的地方。
 
迭代加速
 
“觀眾口味變化太快,過去三年一變,現在可能去年最流行的模式今年已經不靈了。”2012年,《中國好聲音》橫空出世,收視率領跑電視綜藝。至今還有許多觀眾記得,第一季總決賽正值中秋之夜,全國觀眾幾乎是在屏幕和朋友圈中一起見證梁博逆襲奪冠。2014年《奔跑吧兄弟》開播,并在2015年的第二季和第三季達到收視巔峰。如今,經歷更名又改回原名的《中國好聲音》系列已稍顯疲軟,豆瓣評分從第一季7.8分滑落至6.2分,圍繞總決賽冠軍的討論盛況已是過去式,上季話題大都與四位導師有關。而經歷成員大換血的《奔跑吧》第三季今年開局收視不佳,節目播出后在社交媒體上口碑下滑,豆瓣評分目前為5.4分。
 
如果說老牌綜藝遭遇“七年之癢”,新一代綜藝或正面臨“首季即巔峰”的窘境。例如吳亦凡擔任導師的《中國新說唱》第二季,豆瓣評分從《中國有嘻哈》的7.2分跌至5.7分。去年火爆一時的偶像養成選秀也沒能繼續,《青春有你》《以團之名》《創造營2019》的播放量和社交媒體指數都不如去年。
 
觀察增多
 
從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,觀察類綜藝集中爆發。《我家那小子/閨女》《女兒們的男朋友》關注父女、母子親情、婚戀等話題,《戀夢空間》《遇見你真好》主打戀愛觀察,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關注夫妻關系,《我最愛的女人們》關注婆媳關系……這些綜藝以實景觀察或半紀實式拍攝手法將夫妻情、母子情、婆媳情等天然戲劇沖突擺在觀眾面前,在社交媒體上引發討論,讓蔡少芬、鐘麗緹等老港片“女神”人氣急升,在節目中的熱搜制造能力毫不遜色于一線明星
 
另一類不重點借助明星的綜藝也開始引發關注。聚焦認知障礙的紀實觀察類綜藝《忘不了餐廳》,通過關注患有阿茲海默癥的老人經營餐廳的過程,激發大眾對于阿爾茲海默癥以及老年群體的關注。盡管有黃渤加盟,但他卻并非主角,而是5位患有阿爾茲海默癥的可愛老人們占絕大部分“戲份”。節目今年4月一上線便引發討論,豆瓣評分高達9.4,被觀眾調侃“高得簡直不像國產綜藝”。 隨著綜藝競爭白熱化,熱門綜藝生命期可能進一步縮短,類似《奔跑吧》《中國好聲音》那樣的全民綜藝爆款越來越難打造,未來將是各種垂直領域的綜藝比拼——無論是灌籃、街舞類,還是文化、美食類,都將找到自己的位置。即使同為音樂綜藝也將面臨“深挖”——從說唱到樂隊,不同觀眾群將被這些細分綜藝吸引。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笑傲江湖 綜藝導演首次“改行”喜劇演員 辛杰、姬攀“重返”喜劇舞臺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糖果诱惑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