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資訊 > 爆料 > 正文

《吐槽大會》的“段子手”們:好段子都是焦慮下改出來的
2018-03-01 09:30:39 來源:酸檸娛樂 作者:網絡供稿 責任編輯:李大仁  評論:0

吐槽是門手藝,笑對需要勇氣。這一年來,脫口秀席卷社交網絡。在風口勁吹之下,一批年輕人走到了舞臺的正中央。2月7日,《吐槽大會》編劇、《手把手教你玩脫口秀》譯者程璐,梁海源與馮立文做客上海西西弗書店·...
吐槽是門手藝,笑對需要勇氣。
 
這一年來,脫口秀席卷社交網絡。在風口勁吹之下,一批年輕人走到了舞臺的正中央。
 
2月7日,《吐槽大會》編劇、《手把手教你玩脫口秀》譯者程璐,梁海源與馮立文做客上海西西弗書店·靜安大悅城店。
 
當晚,王建國、龐博、Rock、窮小瘋等脫口秀演員也來到了活動現場。在幾乎每五秒就有一次笑聲的節奏中,該活動堪比一場“線下吐槽大會”。
 
在活動間隙采訪了程璐、梁海源與馮立文。這樣一群人聚在一起,總容易讓人側目,也經常會被“投訴”。比如采訪時就有隔壁小姑娘跑來說:“你們聲音輕一點啊。”
 
大部分好段子其實都是“磨”出來的
 
想象中脫口秀大咖都是天賦異稟,笑點沾手就來,段子脫口而出。
 
然而程璐、梁海源與馮立文都是在2011年才開始接觸脫口秀。
 
當時在深圳,他們因為各種機緣巧合都參加了一個脫口秀俱樂部,然后惺惺相惜,一拍即合。盡管在那之前,他們有人做醫藥研究,有人做英語口譯,有人是全職奶爸……可能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從小愛看笑話。
 
按照程璐的話說,有趣的靈魂總會相遇。
 
要說“有趣”是天賦使然,也不見得。比如馮立文的第一次登臺,沒有人笑。第二次、第三次、第四次…..依然沒有,直到第七次他才聽到了臺下觀眾真正的笑聲,“在全國脫口秀演員里,按年齡我能排前五,我就是有一種好勝心,想證明我可以做到。”
 
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:“所謂天賦,可能就是你會對這個東西感興趣。然后你說天賦有多重要,當然是很重要。但是只是一個起步吧,要走上職業的話光靠天賦是肯定不行的。”
 
梁海源也表示,其實很多好段子都是焦慮之下改出來的。尤其,每每截稿期要到了,這群段子手會翻來覆去,無比焦慮,“因為做節目的壓力,我們經常會有這樣的狀態。有一次截稿前一晚,我問另一個寫手寫得怎么樣?他說在公司呢,沒準備寫,準備打開窗戶跳下去。我說你先別跳,明天讀稿會的時候再跳,要不就在老板面前上吊。”
而實在想不出段子的時候,他們會抱著公司里一魚缸,對著里面一條魚說:“你給我個想法,我就喂你吃的。”
后來呢?
 
那條魚餓死了。
 
讓生活有趣點,好笑是第一位
 
目前《吐槽大會》第二季已播出9期,總播放量達到13億,單期最高播放量超2億。
 
“我們最初預料到這個節目會火,但是沒預料到會這么火?隙〞,是因為我們知道這肯定好看。”程璐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“大眾會越來越喜歡這個形式吧。讓生活有趣一點,這是核心訴求。”
 
在《吐槽大會》第二季,他們邀請到了伊能靜、金星、張雨綺等“有料”的主咖。三人坦言,主咖邀約還是蠻難的,之前就遇到過嘉賓臨時放鴿子的情況。
 
“很多明星的狀態是自己愛看,但又不太敢上,因為被吐槽的風險還是有的。到主咖級別說明本身已經很紅了,不需要再通過一檔節目讓自己更紅,能來就是真的享受和喜歡這種形式。”
 
同樣的“明星黑料”,在媒體報道中或許引起軒然大波,然而到了節目里就是“嘻嘻哈哈”“一片祥和”“說得好說得好”。
 
程璐笑言:“這也是笑話的魅力吧。大家在輕松的氛圍下聊一些相對敏感的話題。而且我們是在一個公平對話的環境里,你說完他,他還會再說你。我們就是在建立的游戲規則下一起來把事情說著玩。”
 
“而且這對于明星本人來說也是有意義的,相當于把你的從前經歷從頭到尾梳理一遍,然后調侃你,有點終身成就獎的意思。當他坦然面對自己以前有過的一些缺點、爭議,大眾就會喜歡這種態度。”程璐說,“經常有記者問你們是不是為了洗白。真的不是,因為一個人如果很坦誠,很勇于面對自己的問題,大家自然就會喜歡你。洗白是結果,不是目的。”
 
也有很多人問,表演段子時是否希望給觀眾帶來什么別的東西。程璐回應:“其實沒那么深。我就希望大家喜歡這種形式。我是很享受那種舞臺感的,被人關注的感覺還有大家跟著段子一起笑的感覺。觀眾如果通過我們的段子獲得了思考或者人生想法,都不是我們刻意去做的,那都是附加的。”
 
“反正就是好笑是第一位,剩下的就是觀眾自己品吧。找到理解我們笑點的觀眾,自然能知道我們想要傳達的東西。”
 
脫口秀面向所有人開放
 
活動這天的最后一個環節是《手把手教你玩脫口秀》的簽售,粉絲們排著長隊,帶著禮物,就等著“偶像”的簽名。
 
遙想當年,這書在2015年出了第一版。當時內地出版社都嫌書太小眾,不愿意出。好不容易有家香港出版社出了,首批也就1000本。三人激動不已,洋洋灑灑地開始簽名。結果有讀者反饋:“為啥書上會有簽名?是二手書吧?退款!”
 
而從2015年到2018年,國內脫口秀的生態悄然改變,他們也從當初的業余愛好者變成了全職的喜劇編劇和脫口秀演員。隨著《吐槽大會》《冒犯家族》《脫口秀大會》深入人心,粉絲群應運而生,甚至于加入開放麥環節的新人也越來越多。
 
“剛開始玩脫口秀的時候,我們覺得這塊的學習資料特別少,幾乎沒有中文資料,只能自我摸索。”馮立文稱,2014年,在取得美國脫口秀演員格雷格·迪安(Greg Dean)的授權后,他們三人開始組團翻譯《手把手教你玩脫口秀》,“我們就發現這本書非常適合脫口秀初學者,很想翻出來,讓更多愛好者一起來做脫口秀。”
 
“我們希望,大家一開始覺得脫口秀好笑,但是漸漸也可以聽出段子里的技巧。就像聽歌一樣,以前純粹覺得好聽,但是現在看一些節目,聽一些點評可能會知道 ‘轉音’‘三押’這樣的術語。”梁海源直言,翻譯這書就是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脫口秀,喜歡脫口秀。
 
事實上,任何人通過提前的報名,都可以在脫口秀的開放麥環節上臺說段子。
 
“脫口秀和相聲不一樣。相聲可能是你十幾歲拜了一個師傅,一直跟著學,你也要靠這個吃飯。但是脫口秀不用科班出身,它可以只是你的第二選擇。脫口秀和音樂演出也不一樣,一把吉他都不需要,也不必穿得很講究,甚至連麥都不需要自己買。”梁海源笑言,脫口秀圈子里沒有什么壯烈的需要犧牲的故事,大家都憑著興趣來。
“所以這個行業能發展好,主要就是開放的心態吧。”程璐說。
 
希望脫口秀成為國人的生活方式
 
三人也表示,我國的脫口秀剛起步十年,和國外比尚在一個非常初級的階段。
 
“比如說脫口秀演員的數量,紐約這一個城市就大約有幾千上萬個脫口秀演員,但整個中國可能只有一兩百個脫口秀演員,何況中國人口還這么多。”
 
“而且美國脫口秀節目特別火,是他們主流的節目。他們大部分喜劇演員都是做單口喜劇出來的,中國還完全沒有達到這個階段。”
 
“他們很多著名的主持人,包括奧斯卡頒獎的主持人,都是脫口秀出身的。”
 
“包括奧斯卡在內的很多典禮,他們會在開場前先來一段(脫口秀),總統記者會也要來一段。”
 
說到外國脫口秀之繁榮,這三個人根本停不下來。
 
讓馮立文印象深刻的是,有一次有個青少年教育機構來找他,說小朋友馬上要出國學習,希望他去講講脫口秀,讓小朋友了解下這種文化,“那時我就覺得,脫口秀其實是一種生活方式,是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 
在他們的理想中,未來最好的狀態是大家去看脫口秀就像去看一場電影一樣,家門口會有很多表演,會有喜歡的段子手來巡演。
 
“若是有朋友來到你的城市,你會帶他去看一場脫口秀。因為脫口秀是你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 

相關熱詞搜索:段子 大會

上一篇:章子怡首部電視劇《帝凰業》開機 男主是周一圍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糖果诱惑客服 上证指数多少点上证指数 友田彩也香2014番号 北京快乐8最大遗漏值 今日财富赢家报七星彩图 酒店陪酒女视频 江苏十一选五的开奖 酷犬酒店 篮球世界杯比赛比分结果 辽宁快乐12开走势图 天齐网3d字谜图谜 熊猫四川麻将官方版 辽宁快乐十二选五开奖走势 浙江6十1走势图带连线 日本av裸体艺术写真 贵州快三查询别出号码 澳洲幸运10走势规律图